普雷魔法石

2022-05-29

怀旧服猎人升级宠物推荐

DNF漩涡毕业红眼进阶普雷,需要怎么样的附魔和打造,才能达到普雷门槛?

附魔12属强毕业附魔才能达到普雷门槛,并且需要注意不要附魔独立和力量,不然还是迈不过门槛。

DNF100级智慧之地装备比普雷好吗?

必须的,100级智慧的引导,爆出来的装备都是100级毕业装备
一个是初中毕业,一个是高中毕业
就好比你在问,初中学历比高中学历高吗

DNF:玩家放弃升级普雷,开15个普雷卡片册,然后刷新深渊,如何评价?

DNF100级,全新的深渊模式回归,当大家都在为深渊票做准备的时候,却有一位勇士反其道而行之,打起了普雷团本材料黑瞳石的主意。这位勇士账号下4个角色,大号换了10个普雷卡片册,小号换了5个普雷卡片册,开卡片换钱了。喜闻乐见的是,玩家花费大量黑瞳石,开了15个普雷卡片册,获得了13张不值钱的粉卡,基本都是胚子垃圾卡,不值钱。不过幸运的是,开出了两张传说卡片,一张红腿三攻卡,还有一张魔法石属强附魔卡伊希斯,算是最后的绝杀吧。

所有卡片15张加在一起,上架拍卖行,才1400万金币,而玩家失去的是2250个黑瞳石,这是玩家辛辛苦苦打普雷团,慢慢囤积的所得,按照平均一次20个计算,也是100多次普雷攻坚,结果就换了1400万金币,感觉亏大了。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这位勇士普雷装备一件没有,选择放弃升级普雷装备,开了卡片册!据这位勇士解释,100级版本强力史诗全部深渊获取,普雷装备只能升级为特定100级史诗,故而选择放弃了升级普雷装备!

在这里,秀儿必须科普一下,避免有的玩家再干傻事!所谓的100级工作服套装,并没有网传的那么不堪,反而是属于中上品强度的史诗。

(1)超界防具升级获取的大自然防具,史诗强度排在所有防具的第七位,不算太弱。

(2)普雷首饰升级的精灵套,不计算CD-10%的加长,排在所有首饰套的最后一位,有点尴尬。

(3)普雷特殊装备升级的标准化套装,强度仅次于军神套,排在所有特殊装备的第二位,可以作为毕业装备使用的。

结束语:

就算不升级普雷首饰,但是特殊装备还是建议升级为普雷,100级版本优先升级为100级,你敢肯定你100级深渊会爆出军神套吗?深渊都是看脸的!不要浪费黑瞳石啊!

我得dnf剑皇附魔感觉可以吗?

这附魔很不错了,腰带鞋子就等国庆吧,首饰附魔23全属强性价比很高,要是有钱就25,其余的都没什么问题了,你这一身附魔性价比都很不错

红眼带什么魔法石 辅助装备比较好

人品好的话,能

红眼右槽应该带什么魔法石?独立的还是属强的?尽量说清楚些,粉以上

lord of the rings(《魔戒》)中的Aragorn

阿拉贡的祖先阿维杜伊是北方王国末代国王,伊西铎的嫡系子孙,阿维杜伊的妻子则是阿纳里昂的后裔菲丽尔。

由于阿维杜伊同时继承南北两王国王权的请求曾被当时的南方摄政王帕兰度抵制,北方王族在其后千年一直无人去刚铎宣示主权。

阿拉贡出生于第3纪元2931年3月1日,从族谱上看他是瓦兰迪尔第38代嫡孙,即伊伦迪尔第40代直系后裔。

Aragorn一词在辛达精灵语中的意思是“勇敢的国王”。

阿拉贡出生一年后他的父亲阿拉松就死了,母亲吉尔蕾恩带他到瑞文戴尔请求庇护。

埃尔隆德将这位自己亲弟弟埃尔洛斯的最后后嗣收为养子并给他起了个小名Estel〔辛达sindarin精灵语“希望”〕。

阿拉贡20岁生日那天,埃尔隆德告诉了他他的身世,并把巴拉赫指环、断折圣剑交还给了他。

第2天傍晚,阿雯回到瑞文戴尔探亲,阿拉贡对其一见钟情。

由于埃尔隆德母亲爱尔温的祖母就是露西安,因为爱上人类贝伦而放弃了精灵的永生,所以埃尔隆德极力反对女儿和阿拉贡来往。

阿拉贡于是开始游走四方,踏上了独自冒险的历程,他以化名索朗吉尔在罗翰和刚铎效力获得殊荣,一直战斗在对抗索隆势力的前线。

49岁那年他来到罗瑞安并巧遇了阿雯,他们在瑟林·安姆罗斯丘陵上许下爱的誓言。

埃尔隆德得知后非常伤心,他知道女儿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于是他要求阿拉贡必须以亚诺,刚铎两国国王的身份来娶阿雯。

3018年,87岁的阿拉贡携带着重铸圣剑加入护戒小队。

在米纳斯·提力斯战役后,他用王之手医治了法拉米尔、梅利和伊欧温,显示了他的王族血统,受到白城百姓的热烈拥戴。

彻底推翻了索隆后的3019年5月1日他用高等精灵语念唱着祖先伊伦迪尔3000余年前重返中土时所说的话:Et Earello Endorenna utúlien.Sinome maruvan ar Hildinyar tenn' Ambar-metta!(越过大海我来到中土世界,我和我的子嗣将永居于此地,直到世界末日!)

加冕为刚铎国王,王号为伊力萨(Elessar,阿拉贡的高等精灵语名字,意即精灵宝石〕

同年6月25日结婚并接过了亚诺的王权象征安努米纳斯权杖。

他与伊欧墨再续伊欧誓言并将重联合王国(Reunited Kingdom,亚诺和刚铎的统治权都在阿拉贡手中)治理的如同古代努曼诺尔时期一般强盛,同时重建了亚诺许多著名城市。

第4纪元120年3月1日,210岁的阿拉贡按照努曼诺尔国王的传统,在精力尚存时来到陵墓中。

在把带翼王冠和安努米纳斯权杖交给儿子艾尔达里恩后,伊力萨王主动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从容离开人世,梅利和皮平就在他的身边长眠。

这位有精灵和次级神血统的“最后的努曼诺尔人”就此走完了一生光荣伟大的历程。

资料来源:www.tuckborough.net ;

翻译:evagreen

部分诗句地名参考朱学恒版《魔戒》三部曲

阿诺与冈多的国王阿拉贡种族:人类

生日:第三纪2931年3月1日

逝世:第四纪120年3月1日

住所:少年时在瑞文戴尔,成年后居无定所,后期在米尼斯蒂里斯和安努米纳斯

父母:阿拉桑二世(父);“天仙”吉尔蕾恩(母)

兄弟姐妹:无

配偶:阿尔温·昂多米尔

子女:一个儿子艾达瑞安,几个女儿

外貌特征:乌发灰眸

佩剑:安都瑞尔

坐骑:哈苏风与洛赫林

盖拉德丽尔赠礼:剑鞘、伊利萨宝石

徽号:白树七星、黑底金冠

生平简介:

阿拉贡以游侠“大步”的身份穿梭荒野,保卫中土。但事实上他来自古老王族,加入远征队之时,就是其命运达成之日。当弗罗多·巴金斯努力向魔多进发的时候,阿拉贡奋力与敌军作战,并且向索隆揭示了自己是伊西尔铎后裔的真相。索隆败北之后,刚多与阿诺王国在阿拉贡的统领下合并,中土从此恢复平静与繁荣。

阿拉贡是伊兰迪与伊西尔铎的直系后裔,而伊西尔铎的血脉直到第三纪861年阿诺被分裂为三之前,都是王国合法的统治者,之后伊西尔铎一脉沿袭于阿瑟丹国,直至王国被瘟疫和战乱侵袭不复存在,逐渐演变为杜内丹部落。

阿拉贡生于2931年3月1日,年仅两岁就由于父亲阿拉桑二世被半兽人所杀而继承其职责,成为杜内丹第十六任首领。阿拉贡之母吉尔蕾恩带他前往瑞文戴尔埃尔隆德处,埃尔隆德接纳他为养子,取名埃斯特尔,意为“希望”。阿拉贡直到2951年才得知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身份。当时他年满二十,埃尔隆德认为他已成人,将伊西尔铎的两件信物:巴拉赫之戒和纳西尔断剑传授予了他。

次日,阿拉贡第一次见到了回到瑞文戴尔探望父亲埃尔隆德的阿尔温。他见到她时,呼唤她作“缇奴维儿”,因为她的美貌让人联想起露西安·缇奴维儿,一个为了凡人贝伦而放弃永生的精灵。阿拉贡爱上了阿尔温,但是埃尔隆德说,如果她选择和阿拉贡在一起,就意味着选择了跟露西安一样的命运。女儿的年纪、经历、门第都要远远高于阿拉贡,因此阿拉贡将要面临长久的考验,才能达到目的。

“阿拉桑之子阿拉贡,杜内丹的首领,你听我说!一个严峻的劫数在等待着你,你或将崛起,超越你的祖祖辈辈,直达一个伊兰迪时期以来从未有过的辉煌;或将与你那一族人所剩的文明一起陷入黑暗,从此被历史所淹没。”(魔戒附录A:《阿拉贡与阿尔温的传说》p.340)

于是,阿拉贡离开了瑞文戴尔,在中土各地游历冒险,从中学习知识并积累经验。他往东一直走到卢恩,往南到过哈拉德,还通过丁瑞尔之门到了莫里亚,甚至在魔多的四周围进行过探访,意图探究索隆的阴谋。在2956年,他遇到了灰袍甘道夫,从此与他成为莫逆之交,时常一同旅行。

阿拉贡曾在罗汉与塞哲尔国王一同战斗,后又在刚多摄政王埃克西利恩二世麾下成为一名将领。他未曾表露身份,人们称他为“索龙吉尔”,星辰之鹰。因为他行动迅速、目光锐利,也因为他佩戴着闪亮的银星。他警告埃克西利恩要防范萨茹曼,并且带领一支队伍前往南方,歼灭了昂巴的海盗。埃克西利恩钟爱这位神秘军官的程度甚至超越了亲子德内豪。然而,阿拉贡与刚多的告别,几乎和他的出现一样突然。

2980年,阿拉贡需要回瑞文戴尔修整一番,他路上经过萝丝洛立安,阿尔温的所在。他们一起在金色森林里度过了夏季,并于仲夏夜之时在塞里安阿姆罗斯定下婚约。然而,阿拉贡回到瑞文戴尔时,埃尔隆德向他表态,说阿尔温只能嫁给刚多与阿尔诺王国的君主。于是阿拉贡再次步入荒野去冒险。

当阿拉贡去埃里厄多地区探望母亲,她告诉他,她已经不能面对步步逼近的黑暗,即将要逝去了。阿拉贡试图宽慰,说,“黑暗的尽头尚有光明;如果是这样,我会让你看到,让你愉悦。”

然而她的回答是“Onen i-Estel Edain, ú-chebin estel anim(我将希望留给杜内丹,自己并不留下任何希望)。” (魔戒附录A:《阿拉贡与阿尔温的传说》p.342)

吉尔蕾恩逝世于次年,也就是3007年春。

3001年,比尔博·巴金斯将魔戒传授给弗罗多以后,甘道夫将自己对魔戒再现的忧虑告诉了阿拉贡,而后杜内丹人在夏尔地区加紧了防范,阿拉贡则向甘道夫提议去寻找咕噜。他多年在幽暗密林人迹罕至的地方、安度因河谷、还有黑门甚至魔多边界的魔窟之谷搜寻,最后终于在死亡沼泽边缘找到了咕噜从魔多步出的踪迹。他抓住了它,将它带到幽暗密林,咕噜就一直被关押在那里,直到3018年6月它逃脱为止。

3018年3月1日,阿拉贡在夏尔南部烈酒河的萨恩渡口遇上甘道夫,从他那里得知弗罗多将要带着戒指于9月底离开夏尔,他相信弗罗多与甘道夫一起会很安全,所以离开了几个月都不曾回来。但后来,阿拉贡又从吉尔多那里得知甘道夫没有和弗罗多接应上,且戒灵也再度现世,弗罗多一路上除了哈比人之外,别无他伴。

阿拉贡立刻前去寻找弗罗多,在9月30日晚上,他在布里附近的东方大道上听到了哈比人和汤姆?庞巴迪告别,跟着他们来到遛马旅店,但是掌柜巴里曼·奶油伯不许他见弗罗多。阿拉贡在大厅里才初次和弗罗多见面,并在弗罗多不小心用了戒指以后跟他进了哈比人的住所。

阿拉贡警告弗罗多戒灵已经跟来了布里,他自愿给弗罗多当向导并保护他。这时巴里曼带来了甘道夫留在这里,却被忘记的信,信上有一段关于阿拉贡的诗,弗罗多后来才知道是出自比尔博的手笔:

“精光闪耀非真金,四海云游未迷踪;

古而弥坚生不息,根深怎畏浸霜冰。

百劫火炼将苏生,光华四射破暗喑。

断折圣剑重铸日,无冕王者再为皇。”(FotR. p. 182)

阿拉贡取出纳西尔断剑,说“我是阿拉桑之子阿拉贡。如果我能拯救你,那么即使献出生命,我也会去做的。”(FotR p.183),弗罗多接受了阿拉贡的保护。

阿拉贡建议哈比人不要回房去,他彻夜不眠守卫他们。旅店在夜晚被袭击,但哈比人未露行踪。次日,阿拉贡领着他们出了布里,试图改道契特森林和弱水沼泽,摆脱戒灵的追踪。

尽管阿拉贡小心谨慎,五名戒灵还是在风云顶袭击了他们的营地。弗罗多被迫戴上戒指,但他抵抗了巫王,向爱尔贝雷斯祷告,并剑刺戒灵的衣袍。弗罗多最后被巫王刺伤,阿拉贡向戒灵投掷火把,戒灵退去了。而后阿拉贡竭力救治了弗罗多的伤势,并带着哈比人尽快上路。他在终末桥找到了葛洛芬德尔留下的暗号,在这个精灵贵族的帮助下,一行人安全抵达瑞文戴尔。

在瑞文戴尔,阿拉贡与阿尔温再度相聚。埃隆会议在10月25日召开,会议之上刚多摄政王德内豪之子波罗米尔诉说了他梦中听到的声音“圣剑折断何处去,伊姆拉崔之中现……”(FotR,p.259)阿拉贡取出纳西尔圣剑,埃尔隆德宣布了他伊西尔铎后裔的身份。阿拉贡相信波罗米尔的梦境是一种召唤,他作为伊兰迪的后代回去刚多的时间已经到了,于是他宣布他会去往白城米尼斯蒂里斯。

纳西尔被精灵工匠重铸,阿拉贡将之命名安都瑞尔,西方之炎。随即,他在3018年12月25日加入了远征队,由瑞文戴尔向南进发。

在阿拉贡与波罗米尔的帮助下,远征队在红角峰冒着暴风雪前进。他俩一路背着哈比人,破开雪道而行。当甘道夫提议改道莫里亚之时,阿拉贡虽然最后同意,却表示过异议:

“你在我的带领下走入这狂虐的暴风雪,不曾有过怨言。现在,倘若这最后的警告无法让你改变主意,我自然也愿意跟随你的领导。我担心的不是魔戒,也不是我们,而是你,甘道夫。我要这么跟你说,如果你选择莫里亚这条道路,千万小心!”(FotR, p.310)

远征队于3019年1月15日进入地底坑道,在马萨布尔大厅遇到半兽人袭击。阿拉贡杀死了许多半兽人,带着受伤的弗罗多逃到卡扎德东姆之桥。在那里又遇上了炎魔,甘道夫让其他人撤离,阿拉贡和波罗米尔本想留下来帮他,但是甘道夫以杖击碎桥身,最后被炎魔拖入深渊。

阿拉贡带领远征队其余成员走出莫里亚,来到萝斯洛立安与盖拉德丽尔夫人,金色森林的主人会面。他们离开时,盖拉德丽尔夫人给了阿拉贡一枚镶嵌在银色鹰型底座上的绿色的宝石,那是阿尔温留给他的精灵宝石,名唤伊利萨,这也成为了阿拉贡日后称王时的封号。

远征队于2月16日离开萝斯洛立安,阿拉贡带领众人由安都因大河坐船而下。当他们路径亚苟纳斯山峡,他的外貌如同帝王般庄严。

“弗罗多转身去看大步,抑或者说不是大步;因为那个饱经风霜的游侠已经不在了。坐在那里的是阿拉桑之子阿拉贡,挺拔而骄傲,正在用娴熟的技艺引导着船的方向;他的斗帽向后掀起,他的黑发随风飞扬,他目中有闪亮的光辉:那是一个回到了国土上的流亡国君。

‘不要害怕!’他说,‘长久以来我都想要好好看看伊西尔铎和安纳瑞安的石像。他们是我的祖先。在伊利萨精灵石的护佑下,阿拉桑之子,瓦兰迪尔家族的子孙,伊兰迪的后代,没有什么可害怕的!’”(FotR, p.409)

2月26日,远征队在安都因河西岸的帕斯加兰扎营,弗罗多爬上阿蒙汗山坡,想要决定接下来取哪条道,阿拉贡与其余人留在营地。虽然他认为自己的职责是去米尼斯蒂里斯,但是甘道夫的离开使得他不能扔下持戒人,假如弗罗多选择继续魔多之路,他决意追随保护之。

然而,波罗米尔回到营地告诉众人他与弗罗多发生争执,弗罗多戴上戒指消失了。阿拉贡试图计划搜寻,但其他远征队成员已经开始了急切纷乱的奔走。阿拉贡爬上阿蒙汗,随即却又听见波罗米尔求援的号角声。

阿拉贡赶到时,波罗米尔身中数箭,奄奄一息。他死前向阿拉贡坦诚自己是想夺走魔戒,而其他半身人已被敌人抓获。阿拉贡以游侠的本领判断,梅里和皮平被半兽人带往西方,弗罗多和山姆越过安都因大河,去了东岸。

阿拉贡意识到持戒人的命运已不在自己掌握中。而他不能任由梅里和皮平被敌人折磨致死。于是,他与莱戈拉斯和吉穆利一起开始了追踪之旅。三位追踪者四天内狠狠追赶了45哩路,2月30日,他们在罗汉境内遇上骠骑国第三元帅伊欧墨和他的属下骑兵。伊欧墨跟他挑衅,阿拉贡于是说道:

“我是阿拉桑之子阿拉贡,伊利萨精灵石的持有者,杜内丹人的首领,伊兰迪和伊西尔铎的后代,也是刚多之子。折断的圣剑今日已经重铸!你要助我还是逆我?快快决定!”(TTT,p.36)

从伊欧墨那里,他们得知罗汉骑兵已杀死他们追踪的敌人,却没见到哈比人的踪影。伊欧墨借给他们马匹,于是阿拉贡骑上哈苏风,莱戈拉斯和吉穆利骑上阿诺德,来到了梵贡森林的边缘,找到了罗汉人留下的敌人尸体。那天晚上,一个老者的身影出现在篝火边,他们的马匹也不见了。天亮时,阿拉贡找到了一些踪迹,从而有了希望,相信梅利和皮平还活着。然而,当他们跟随足迹进入森林,遇见的居然是甘道夫,后者经历了炎魔之战已变身为白袍巫师。甘道夫告诉他们梅里和皮平安全无忧,三位追踪者此时应该与他一起前往罗汉,见塞尔顿王。

3月2日,他们来到梅杜西。甘道夫把塞尔顿从萨茹曼的仆从巧言的影响下解救了出来。塞尔顿宣布他将与萨茹曼宣战。阿拉贡与罗汉骑兵走到一起,并告知伊欧墨他们很快会并肩作战,就像他曾许诺过的一样。

次日,他们遇到一个信使,知道艾辛加德的部队已经出发了。在甘道夫的建议下,塞尔顿王带着他的人民来到了圣盔谷要塞。可是,在那里罗汉人很快被包围。整个圣盔谷战役中,阿拉贡和伊欧墨并肩彻夜作战,虽然战况看来一度绝望,阿拉贡说,“黎明,永远是人类的希望”(TTT, p.142)他走出城去看黎明的天光,还让萨茹曼的部队投降。人们对他的作为十分敬畏,但半兽人却嘲笑他。

太阳升起之时,阿拉贡与罗汉国王塞尔顿一起冲出了圣盔谷大门。他们发现奇异的森林在夜间展开了一张深不可测的网。而后甘道夫与埃肯布兰德的千余兵马赶到,萨茹曼的半兽人部队逃亡林中,从此消失不见,再无音讯。

3月5日,阿拉贡、莱戈拉斯、吉穆利与梅里、皮平聚首在艾辛加德。甘道夫与萨茹曼谈判后,巧言把真知晶球丢下奥森纳克高塔。皮平在夜晚时分往奥森纳克之石中看,并且遭遇了索隆。阿拉贡随即将真知晶球收下,因为他认为自己向索隆公开身份的时机已经到来。

皮平与甘道夫一起去了米尼斯蒂里斯。阿拉贡与其他人回到圣盔谷,与哈尔巴德带领的杜内丹部众会合,埃尔隆德的双子埃拉丹和埃洛赫尔也与他们在一起。后者带来了阿拉贡的坐骑洛赫林和一面阿尔温绣制的旗帜。埃洛赫尔传达了埃尔隆德的口信:“时日原无多,汝若欲从速,勿忘亡灵道。”(Rotk,P.48)

后来,在号角堡的高处,阿拉贡直视了真知晶球,他希望在弗罗多和山姆步入魔多时把索隆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彼时他并不言语,只是向索隆出示了重铸的伊兰迪之剑,告知他如今是伊兰迪的后代在挥舞宝剑。他以自己的意志掌握了晶球,并通过它看出南方海盗将对刚多造成巨大的威胁。

那天一早,阿拉贡告诉塞尔顿国王他会取道白山下的亡灵之路火速赶往南方。莱戈拉斯和吉穆利选择跟随他,杜内丹人和埃尔隆德之子也一样,他们组成了灰衣大队,前往敦哈罗。在那里,阿拉贡与塞尔顿的侄女伊欧文告别。她起初祈求他不要走亡灵道,后来又请求他允许自己追随,但是他告诉她,她的职责是与她的人民同在。阿拉贡很为伊欧文的悲哀而难过,因为她对他存着明显的爱意,他却不可以回应她。

灰衣大队于3月8日黎明时分进入亡灵道,幽灵军一路在山下跟着他们。这些人曾经发誓向伊西尔铎效忠,末了却不守诺言,不肯与索隆对抗,因此除非伊西尔铎的后裔前来召唤他们重新履行诺言,否则他们的灵魂将永不得安息。午夜时分,阿拉贡在伊瑞奇大石边上召唤了亡灵军,要他们一起南下去佩拉格。

一路上人们不断都躲避他们,3月13日,他们经过南方疆域到达了佩拉格,那里有海盗大约50艘船只的精锐部队。阿拉贡传召亡灵军,幽灵们冲上船,海盗们吓得四散跳海。舰队被征服了,阿拉贡放走了幽灵军,让他们从此安息。他也释放了海盗船上的奴隶,有人自愿留下的,就为他而战。南方的人们于是团结起来,阿拉贡派遣拉密顿的安格伯率领4,000大军,向米尼斯蒂里斯进发。

阿拉贡与舰队一起自安度因河北上,于3月15日到达米尼斯蒂里斯,当时佩兰诺平原之战正在进行。人们起初还道是海盗来了,然而阿拉贡展开了阿尔温的旗帜,旗上绣着刚多的圣白树、七颗明星和伊兰迪的王冠。阿拉贡与伊欧墨会合在战场上,一同战斗,直至战事终结。

阿拉贡不愿未经刚多摄政王族的允许就进入米尼斯蒂里斯,更不愿在索隆被打败之前登基成王。但是当甘道夫召唤他到医院照顾受伤的梅里、伊欧文和法拉米尔的时候,他以阿诺杜内丹首领的身份进了城,把王城的领导权交给多尔安罗斯的印拉希尔领主。

在医院,阿拉贡寻找阿夕拉斯药草。据传,这种药草在王的手里能够发挥神效,唤醒被黑暗魔咒困住的人们。人们找到了一些,阿拉贡用来救治伤员们。法拉米尔此时已是刚多摄政王,尽管他从未见过阿拉贡,却一睁眼认出了他:“大人,是您召唤我,我来了。陛下有何吩咐?”(Rotk,p.142)

阿拉贡彻夜在受黑暗魔咒侵袭的伤员身边忙碌。人们开始传言王者已经归来了,但是他并没有揭示身份,且最后是在城外的帐篷里休息的。3月16日,他召唤伊欧墨和印拉希尔到他的营帐,商议接下来要怎么行动。甘道夫建议说,虽然他们无法在武力上胜过索隆,却还是应当尽量与之抵抗,为持戒人争取必要的时间。阿拉贡表示赞同,其他人都宣誓追随他。

3月18日,阿拉贡率领西方大军离开米尼斯蒂里斯,此时他们仅有7,000人。途经摩拉南的时候,有些年轻不经事的禁不住恐惧慌乱。阿拉贡见他们受不住,就怜悯他们,允许他们穿越凯尔安卓斯离开。

3月25日,在黑门前,索隆之口现身,向西方大军宣战。阿拉贡不发一言,在他的有力注视下,索隆之口也不禁畏缩。而后,索隆的使者取出了弗罗多的秘银甲等信物,说如果不退兵,就对弗罗多严刑折磨。甘道夫拒绝了谈判条件,于是摩拉南战役打响。阿拉贡带领部下攻上两座山头,西方大军与魔君僵持,直至魔戒被毁,索隆覆灭。

后来,弗罗多和山姆被从魔多救出,阿拉贡不仅亲自治疗了他们身上的伤痛,还在可麦伦平原的庆典上将哈比人扶上宝座,在他们面前跪下来,领着众人欢呼,歌唱了赞美的诗歌。

5月1日日出之时,阿拉贡回到米尼斯蒂里斯,在城门外停下了脚步。法拉米尔,刚多摄政王此时看见了他,于是对城中诸人大声道:

“刚多的子民啊,请听你们的摄政王说话!注意了!我国的国王终于归来。这位是阿拉桑之子阿拉贡、阿尔诺的杜内丹人首领、西方大军的总帅、北方之星的主人、重铸圣剑的持有者,他凯旋归来,双手医治人们的伤痛。他是精灵宝石,伊西尔铎之子瓦兰迪尔的直系后裔伊利萨,努曼诺尔之伊兰迪的血脉。他应该进入王城,成为吾王吗?”所有人民异口同声地喊“好!”(Rotk, p.245)

法拉米尔取出了刚多古老的王冠。阿拉贡接过手来,说了当年伊兰迪来到中土时所说的话:“Et Erello Endorenna utúlien. Sinome maruvan ar Hildinyar tenn' Ambar-metta!我越过大海,来到中土,我和我的子嗣将居住此处,直至世界末日。”(Rotk,p.245-6)阿拉贡请弗罗多递过王冠,并由甘道夫给他戴上,然后以国王的身份走进了王城。

阿尔温和其父埃尔隆德于仲夏日前夕来到米尼斯蒂里斯。阿拉贡从埃尔隆德手中接过阿努米纳斯权杖。他与阿尔温的婚礼就在仲夏日举行了。

此后,阿拉贡前往罗汉参加塞尔顿国王的葬礼,然后又和远征队其他成员一起去了艾辛加德。8月22日,他与伙伴们告别,分道而行。

伊利萨王在位120年。他派遣信使到各地传播消息,将剩余的邪恶力量驱赶走,给中土大地带来了和平。刚多和阿尔诺王国再度合并了。北方的王城阿努米纳斯被重建。伊利萨王将德鲁阿丹森林交给刚布理刚部落管理,并禁止人类在那里进出。河谷镇和孤山地区都将受到王国保护。国王册封法拉米尔为伊锡利恩领主,并重建了刚多议会,议会中包括法拉米尔、印拉希尔领主、各封底领主和各军团指挥官。

伊利萨王没有忘记夏尔的人民。第四纪6年,国王宣布夏尔在北方王国保护下自治,附加诏书,令人类不可随意进入该区域。13年,夏尔的统领、雄鹿地族长、米切尔达尔文市长都加入了北方王国的议会。15年,国王和王后到北方去住了一段日子。他们在烈酒桥见了山姆、梅里和皮平。山姆及其家人在21年去刚多住了一年,梅里和皮平则于64年离开夏尔到刚多定居,直到他们逝世。

第四纪120年,伊利萨王意识到自己的时代已经终结。他与儿子艾达瑞安和众女儿告别,将王冠和权杖给了艾达瑞安,自己去了王室的寂静之道。阿尔温一直陪在他身边,直到最后一刻。

彼时,一种伟岸之美在他身上体现了。所有来观望他的人都因此而无比惊讶;因为他们看见他少年时的俊美、壮年时的骁勇、还有老年时的睿智和帝王尊严都混合在了一起,他安睡在那里,仿佛只要这世界一日还矗立,人类君王的光辉就永不磨灭。(魔戒附录A:《阿拉贡与阿尔温的传说》p.344)

  • 1.新三国杀每日经验上限
  • 2.火柴人英雄战争下载
  • 3.格斗战机
  • 4.途游斗地主红包劵兑现
  • 5.地下城魔剑
  • 6.网游之魔法纪元
  • 7.荒野大镖客2删除游戏重装存档不能用
  • 8.天涯明月刀手游碎红尘称号